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电脑使用 > 文章 当前位置: 电脑使用 > 文章

长痛不如短痛,韦乐平: 独立组网是5G领先正道

时间:2019-09-11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“5G网络领先的前提是SA。”工业和信息化部通信科技委常务副主任韦乐平在7月17日召开的2019 年(暨第七届)IMT-2020(5G)峰会上表示。

他认为,5G与4G主要区别的重要一点是,5G将从2C市场转向2B市场。而面向垂直行业,将给5G网络提出上行速率高、时延低、可靠性高、敏捷开放核心网、云网协同,五大挑战。因此,只有5G网络领先才能实现5G应用领先,才能5G领先。

同时,韦乐平提出,要想实现5G网络领先必须做到两点,即必须建设基于5G Core的SA网络和进行高低频协同组网模式。

1563329340460024703.png

5G为什么转向2B市场?

5G与4G的主要区别很多,而韦乐平认为最重要的是两点,即网络架构和市场。

首先,网络架构方面,移动通信网络从1G、2G、3G到4G,无论怎么变革都是封闭的,从电路交换、到IP都是封闭的。但是5G网络架构是开放的,而且将实现IT化。

其次,市场方面,4G时代主要是面向消费用户,5G时代将转从2C的消费者用户转向2B的垂直行业用户。

为什么要转向垂直行业应用?为什么5G时代寄希望于行业用户?

韦乐平指出,首先,用户消费市场饱和,用户数普及率超越到110%,已经逼近天花板。这导致运营商的用户ARPU值逐年下降,去年下降63%,今年预计还会下降20%。

其次,流量红利即将结束。流量收入即将见顶,惨烈的价格战导致流量红利提早结束,业内预测2019年将是流量收入的顶峰,明年将面临下滑危险。

最后,垂直应用潜力巨大。连接数远远超越普通用户数,服务对象从低价值的消费用户转到高价值的垂直行业用户,服务质量也有根本性的变化,包括高可靠性低时延等。

面向2B市场 网络面临五大挑战

5G发展要寄希望于垂直行业应用,这是行业共识。但是,现在运营商网络无法满足垂直行业需求。韦乐平指出,从消费用户转向2B用户,对5G网络至少提出5点挑战。

第一,上行速率高,目前所有现在的移动通信网络设计都是以下行数据为主的,但是垂直行业不一样,要求上行速率达到很高,即上行的边缘速率至少到3Mbps,目前网络上行速率只能达到500Kbps。

第二,网络时延要求极低,很多行业应用要求时延低至1ms,甚至更低。

第三,可靠性、可用性要高,工业互联网等要求网络可靠性达到5个9(99.999%)、或是6个9(99.9999%),但现在网络肯定是不支持的。

第四,敏捷开放的核心网。既然面对的不是简单的消费用户,而是千行百业的行业应用,每一个行业都不一样,依靠传统的刚性的、封闭的核心网,无法完成。因此,唯一的途径就是转向开放的、以SBA为基础的核心网,即5G Core。

第五,智能泛在的云环境。现在业内都在呼吁企业上云,因此,如果没有一个庞大云环境,5G转向企事业用户是完全做不到的。因此,只有建设一个泛在智能的云环境,才能支持云网协同,最终实现云网融合。

SA是网络领先的前提 进一步要高低频协同组网

韦乐平认为,目前,韩国、美国、英国等18个国家已经推出了基于NSA的5G商用服务。中国要想实现5G领先,需要坚持高质量的发展,做到5G网络领先。

他表示,中国已经为四家运营商发布5G牌照,目前正在进行5G网络建设,因为中国是提前一年发的牌照,有点早产,现在没办法只有一条出路就是NSA。但是NSA只能做到速率增强,肯定不能支持转向垂直行业应用,这毫无疑问。

所谓的5G领先到底是什么标志,韦乐平认为,就是要成功地从流量业务(eMBB场景)转向实现5G创新的网络切片、MEC、uRLLC等,从而实现从传统的2C业务迈向2 B业务。

“停在NSA永远不会领先,已经18个国家在前边,无非将来你的规模大一点,基站数多一点,用户多一点,这都跟5G特征没有什么关系,基本上就是4G的增强版。”韦乐平表示。

韦乐平提出,5G领先要体现在5G网络领先上,而要想实现5G网络领先最起码要做到两点。第一,聚焦于5G Core+NR的SA为主的发展模式;第二,进一步采用TDD和FDD的高低频协同组网模式,构成功能、性能、覆盖领先的5G网络。

基于现在网络部署情况,韦乐平谈到SA组网的优劣势。

首先,韦乐平认为,基于5G Core+NR的SA是实现网络领先的前提,今年只有NSA,但是NSA只是流量业务,与4G没有实质性变化,只有5G才能支持SBA架构、网络切片、MEC等一系列创新技术,满足URLLC业务,才可能实现向2B业务的转型,没有切片、SBA、MEC、uRLLC,转型是一个空中楼阁。

其次,规避从NSA向SA过渡的复杂性和频繁折腾,且终端简单,不需要支持那么多套的射频系统。“前一段我去浙江考察,浙江的同事带着我坐着无线的车围着西湖转了一圈,给我讲NSA痛苦万分。”韦乐平表示。

关于SA的劣势,他认为,就是时间滞后,将拖延一年,且初期成本比较高,要做到连片覆盖,需要有大量的互联互通问题。“但是任何好的东西不可能没有缺点。因此,长痛不如短痛,尽快向SA迁移是5G网络领先的正道。”韦乐平表示。

同时,他表示,SA还不够,还需要高低频协同组网。按照现有频谱分配方案,中国电信、中国联通只获得3.5GHz频段各100M带宽频谱,这样上行容量和时延均难以有效支撑垂直行业。因此,建议部署2.1GHz和1.8GHz频段的FDD系统作为上行增强,与3.5GHz频段协同组网,高低频互补,时频域聚合,只有这样才能上行覆盖、上行容量和时延特性,乃至在投资上具备转向2B市场的网络优势和经济可行性。

“高低频协同组网,能够实现TDD跟FDD的协同,高低频的互补和时频域的聚合。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它并未形成标准,这需要产业链的支持,特别需要终端芯片厂商的支持。”韦乐平表示。

上一篇:5G来了,你必须知道RCS超信

下一篇:诺基亚4G设备被华为替换 涉及2124个站点

苏ICP备18003499号  |   QQ:313175458  |  地址:江苏省无锡市  |  电话:178-3455-9161  |